历史

许得来生爱恨消(1 / 2)

梦,噩梦!

卫贺清楚在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可怕之极的噩梦。然而,无论他怎样努力,噩梦却依旧不依不饶的缠住了他。

梦中,他又回到了他童年的时候。他的童年,是伴随着辱骂、皮鞭、饥饿、恐惧长大的。那时的他,不过是一个小奴隶,一个人人都可以欺负打骂的奴隶。因为,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。而母亲,也只敢在晚上偷偷的来看他,抱着伤痕累累的他默默的流泪。然而,就连这样的时刻也不常有。

卫贺的母亲,本是草原上一个小部落头领的女儿,因貌美被当作礼物送给了克鲁王。克鲁王不过宠幸了她几天,新鲜劲一过便丢开了手,那时她已有了身孕。她偷偷生下卫贺,却不敢暴露他的身份,怕为母子二人招致杀身之祸,只能将他托付给王庭喂马的杂役。那杂役早年受过她的恩惠,倒也尽心尽力的养着卫贺。然而,在卫贺五岁那年,他却被惊马乱蹄踩死,至此,卫贺便成了孤儿。

他终于从噩梦中挣扎出来,浑身冷汗。夜,依旧深深,他却毫无睡意。他依稀想起,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偏执愤恨!他恨自己的母亲,恨世上所有的人!终于有一天,他用最难听的话语将自己的母亲赶走,不许她再来看望自己。如果没有卫凉,他想自己或是崩溃,或是最终认命,做一个麻木的奴隶。然而,那一天卫凉来了。他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,卫凉笑着走近他,阳光洒在他华丽的衣衫上,辉煌夺目,英俊如神庙中彩绘的神祗。

这个王子却拉起了他的手,他白皙的掌更衬出他的肮脏,他局促着想将手缩回。然而,卫凉却笑着拥抱他,道:“弟弟,你是我的弟弟。”

那一瞬间,卫贺觉得这是世上最动听的言语。

他跟随卫凉回了家,沐浴更衣后,他在铜镜中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自己。他久久的注视着铜镜中的那个身着华服的漂亮少年,这真的是自己吗?他不敢伸手触摸,生怕这是一场梦境。直到卫凉带他去见了父亲,草原上的王,听着他赐予自己的姓氏名字,他才有了一丝真实的感觉。

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他想将这些都告诉她,他知道她心里其实也很苦。他找到了她,她却再也不能起身抱抱他,默默流泪了。她已经死了。卫贺静静的站在一个小土丘前,甚至有一种将之扒开的冲动,他想再看她一眼,就一眼。等到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,他已经跪在坟前,双手努力的翻土。等到卫凉找到他时,他的手已是指甲翻卷,鲜血淋漓了。那一刻,他才痛哭出声。

那一年,他十二岁。

此后,卫凉将他带在身边,手把手的教他文字,教他骑射。在他心中,卫凉不止是自己的哥哥,更是他的偶像,他的父亲,他的神祗。他敬重他,不敢违拗他的任何意愿。哪怕卫凉叫他去死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。

只是,突然有一天,卫凉消失了很久,再回来时,他眉飞色舞的说起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。原来他去了曦国,并结识了一位极具才智胆识的少年,只可惜他身负任务,不敢以真实的身份与他相交。言语间颇是惋惜怅惘憾然。那是卫贺第一次听到慕容樾的名字,他也从未见大哥如此为一个人而患得患失过。他心中也极为向往这位被他最尊敬的大哥所极力推崇的少年,究竟是怎样的惊才绝艳。

不久后,卫凉便领兵上了战场,他却因骑马时不慎摔伤了腿而没能与卫凉一起出征。然而,他相信卫凉一定可以凯旋而归。曦国正值新君登位,官员新老交替,朝中缺乏良将。所以卫凉一路所向披靡,挥师直指京都。

他在家中,每收到一封捷报,便要兴奋许久。只恨自己的伤不能快些复原,他好与大哥并肩作战。然而,三个月后,卫凉却写了一封信,说他竟然在战场上见到了慕容樾,原来他竟是曦国的七皇子。他说,他不想与慕容樾敌对。可是,两人除了为各自的国家而做殊死搏斗外,却似乎没有别的选择。

那时,卫贺的心中便隐隐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。还有什么比一个将军失去斗志更为可怕的事呢?果然,不久后,便传来卫凉战败失利,自杀殉国的消息。他所率的十万人,只有极少数的人逃了回来。

据回来的人讲,卫凉自杀时,慕容樾距他不过五十步。直到卫凉自杀后,他才抢身上前抱起卫凉的尸体,并下令火烧葫芦谷,将里面的所有树木花草包括被困在里面的士兵,烧了个干干净净!

从那一刻起,卫贺便发誓一定要给他大哥报仇!一定要活捉慕容樾,让他受尽世间最痛苦的折磨后再死去。因为,只有他知道卫凉与慕容樾相见于战场时的痛苦有多深,以至于竟选择了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。那只是因为,他将慕容樾当成了真正的朋友!可慕容樾却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卫凉自刎,凉薄如斯,又怎配大哥倾心相交?

七年后,在他的谋划之下,慕容樾如愿以偿的出现在战场上。他果真如他大哥所说,才智卓绝,武艺绝伦,英姿勃发。只是双眸不复他大哥所说的温和明亮,而是阴郁冷厉,如冰如刀。令他忍不住想狠狠击碎他的冷漠,剥去他冷峻的外壳,看看,他是不是也会痛苦,也会后悔,也会惧怕!

慕容樾在他的设计下,一步步被他的亲哥哥陷害、出卖、下毒,更被做为交易送到了敌方手中。然而,他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分痛苦惊怒恐慌的模样。甚至在遭受鞭打、毒发剧痛等种种折辱后,他脸上仍是令人心悸的淡漠平静。

从黑石城一路行到王庭,卫贺不得不承认自己终于失败了。一路上,他毫不禁止,甚至纵容手下的战士去调笑、侮辱、喝骂慕容樾。他不知道慕容樾是怎样承受住那些非人的折磨的。他只知道,如果换成是自己,定会愤怒欲狂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武道大宗师 王者战尊 羽宙之主 五帝戏游 最强科技系统 生死突击 万界道尊 我的妹妹是龙帝 傲娇千金的贴身雇佣兵 最后的钟馗